w这里阿策。 近期→喻黄/伞修/韩张/双叶/周江。 //环太平洋Pacific Rim →YR。(兄弟年上亲情向狂热【喂)

片段

“蓝鲸316。”
我对侍者说。

他面无表情地查了我的证件,在确认是我本人后,从鼻子里不耐烦地吭了一声,满脸厌烦地将堵在墙上的那一堆报废机器一件一件挪开,露出原先被挡住的一个黑黝黝的豁口——开口歪歪扭扭,边缘参差不齐,大概也是拿着快沦为废铁的切割器一点一点锯出来的。
他勉强维持着薄纸糊出来的那点服务礼仪,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尽管看上去像是要打我),便急急忙忙
走了,生怕我还有事麻烦他。
我借着那些将死未死的显示屏一闪一闪的微光向里摸索,终于找到了那个几乎锈蚀的“316”门牌。
我输了密码,推开门。门发出吱嘎一声。

…There SHE is.
我在心里轻轻赞叹了一句。

我的客户已经到了,坐在那片脏兮兮的、映...

Rofix:

有时候我们会低估社会因素在进化中的作用。在刚开始探险者与偶杜兽交往时,总觉得对方在背对着自己,感到不快。因为偶杜兽的眼睛长在后脑勺上,十分不明显。而其他四官在正面。那些用眼面向探险者的偶杜兽会被认作是背对着的,得不到探险者的喜爱。而失明的偶杜兽则得到更多的食物。久而久之,偶杜兽后脑勺的双眼已经完全退化了。

可爱到哭泣

敬@十區閒人:

第六集煩煩登場!

[周江]《心灯》

我他妈要尖叫——————!!别拦我!!他俩没醉!!!

倾斜角:

冷不丁一更,鄙人心潮澎湃



江家妈妈结婚稍晚,有个关系极好的姐姐住在S市。很小的时候,江波涛在姨妈家借住过几个暑假,表姐大他好几岁,补课回来常给他带炸盐酥鸡和珍珠奶茶,跟自己妈妈说:“他好精啊!吃盐酥鸡还要给我留一半,是不是怕我明天不给他买啊?”


姨妈过来摸两个小孩的头,笑纹一道一道儿:“就你话多!阿拉涛涛想吃什么都有的,哦?”


表姐到家才五点,江波涛老老实实趴在桌边看她做数学题,小声嘀咕:“姐你拿笔姿势不对”,被他姐轻轻一个毛栗子敲在头上,吐着舌头装晕倒。他和这个姐姐...

漏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想画喻队吃东西………………本来是想画吃蛋挞,但是感觉不够色,最后改成蛋糕了!

话说回来这张我从下午三点多开始画中途还吃了晚饭歇息了会儿居然就画完了!!!果然最近用爱发电久了有助于效率的提升啊……虽然欠了一屁股稿子还在纠结吧…………但是还是嘚瑟一下!

Rofix:

德虻,著名电影《黑月亮》的取景地。本来德虻拥有两颗皎白的明月,但是当德虻人登月后,开始在月球上建设工业基地。之后在德虻一次灾难性的瘟疫中,航天任务都被中断延期了,无法向月球提供能源。为了自给自足,月球基地利用最后的材料生产出可以铺满屋顶的太阳能电池板。就这样,一个世纪过去后,德虻为了重建灾后星球,用更加高效率的电池板铺满了两个月亮,让他们给母星供能。如今人们抬头看到的都是漆黑的月亮,闪有鳞光。

PostLove:

狼牧新刊特典明信片的圖~~~

今天印廠給我發了ems的單號估計我下週就能收到打樣了好激動呃啊啊(((!!

私心想印一點點a3的海報大圖那在手裏感覺最真的很不錯hshshs

預售等樣本過來後拍幾張實物圖在一起弄上來哈~!!


(做了個白狼飛吻圖(不是)牧民老婆快感受俺得愛!)

2017百日韩张:

2017百日韩张day55。

基·茶:

第四赛季

操碎了心的李指导

阅读顺序从右→左

无题

将近正午。
日光泼洒,将白石垒砌的建筑烧得发烫,干燥的空气里有淡淡焦糊的气味。风卷着沙砾从地平线尽头吹来。
街市里依旧热闹,路两旁的小贩大声吆喝,打着手势卖力地像路人推销摊前的小玩意儿。花纹繁复的毛毯垂挂在不同摊位上,遮挡日光;大堆的干果与蜜饯占满道路,零散的几颗滚落到路人脚边;锡器与少量的银器闪着光,比一旁排列的小神像更耀眼,只不过都或多或少沾着烤饼的烟熏味。
人群拥挤,大声喧哗。人们的手臂在空中挥舞,越过其他人的肩膀或脑袋将铜币扔到摊位上,再从铁炉里抢出烤饼。没砸中的铜币在落到地上之前先被几个机灵的乞儿抖入碗中。甚至有围着头巾,衣领上缀着宝石的异国商贾牵着大匹的骆驼艰难地在人群中开路。
少年约模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輪子LUNZI:

藏麥源一次滿足(???)
別惹哥哥.jpg

哥哥勾咩...(沉痛臉

1 / 7

© 半履辞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