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这里阿策。 近期→喻黄/伞修/韩张/双叶/周江。 //环太平洋Pacific Rim →YR。(兄弟年上亲情向狂热【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V繁花落幕:

◆高亮谨慎注意◆内容围绕着蛋♂蛋进行,请不适者赶紧退出x

#那什么蛋蛋#

切爆:真是吓坏切宝宝了。

出胜:卡酱我真的是在关心你啊!

轰爆:绿谷说不能直接问...(消太:这就是你动手的理由?

妈的这个轰总?!!我不行了太好看了bfkbfhxdrsvkgcgggh爆炸

Garlico:

一看就是gay的意味(
咔酱日常不耐烦惹

我booooooooooommm

Garlico:

和咔酱问卷对应的轰总表情问卷完成啦!

十二连击XD

我要私心打tag

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

电宅PUNK:

我卡和轰位置画反了先在此声明。每天要写很多作业只有半夜能爽图,画的时候脑子不是很清醒会犯很多错误看到图的大家请多体谅!

[周江]《欢喜侬》

啊啊啊啊啊说你愿意!!他们两真的好温柔呜呜呜

倾斜角:

请先打开这首歌:


http://music.163.com/#/song?id=28577813



江家老家靠南,老家人说话软软糯糯,象声词特多。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共计多少种方言实在不好说,国家给分了八大系统,第一大点往下还有八项小点,愁煞人也。


刚来S市那年,轮回楼顶那块大招牌还没起,中午时分,他到大马路上问路,阿伯大妈老太太说的本地话口音很重,指路东一个西一个,任他玲珑心肝善解人意准备安全也懵了,站在XX路OO小区门卫室旁打电话问路。


经...

[双花/韩张]keep out.040

最后一句我要哇哇大哭!!!太甜了!!!啊!

漠花:

40.

回到那条小道的时候,张佳乐突然顿住了脚步。
四周依然安静,一只野猫从院子里跟了出来,无声无息地跳上了垃圾桶,那个蜷缩的瘾君子也没了踪影,不知道是自己醒了,还是被人拖走了。
他不耐烦地拉了拉围巾,先是觉得有点热,背后和脖颈都浸出了一层薄汗,在穿堂而过的风里粘住皮肤和衣物,又激起些后知后觉的寒意。
“孙哲平。”他叫了一声。
“嗯?”孙哲平站住了,回头看他。
他们之间原本只有几步的距离,在狭窄的道路上却像是被拉长了,伸出手都无法触碰到对方。
“有话跟你说。”
“现在?”孙哲平有点意外,但还是往回走了两步,站到他面前。
“你要枪干嘛?”张佳乐上下打量...

片段

“蓝鲸316。”
我对侍者说。

他面无表情地查了我的证件,在确认是我本人后,从鼻子里不耐烦地吭了一声,满脸厌烦地将堵在墙上的那一堆报废机器一件一件挪开,露出原先被挡住的一个黑黝黝的豁口——开口歪歪扭扭,边缘参差不齐,大概也是拿着快沦为废铁的切割器一点一点锯出来的。
他勉强维持着薄纸糊出来的那点服务礼仪,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尽管看上去像是要打我),便急急忙忙
走了,生怕我还有事麻烦他。
我借着那些将死未死的显示屏一闪一闪的微光向里摸索,终于找到了那个几乎锈蚀的“316”门牌。
我输了密码,推开门。门发出吱嘎一声。

…There SHE is.
我在心里轻轻赞叹了一句。

我的客户已经到了,坐在那片脏兮兮的、映...

Rofix:

有时候我们会低估社会因素在进化中的作用。在刚开始探险者与偶杜兽交往时,总觉得对方在背对着自己,感到不快。因为偶杜兽的眼睛长在后脑勺上,十分不明显。而其他四官在正面。那些用眼面向探险者的偶杜兽会被认作是背对着的,得不到探险者的喜爱。而失明的偶杜兽则得到更多的食物。久而久之,偶杜兽后脑勺的双眼已经完全退化了。

可爱到哭泣

敬@十區閒人:

第六集煩煩登場!

[周江]《心灯》

我他妈要尖叫——————!!别拦我!!他俩没醉!!!

倾斜角:

冷不丁一更,鄙人心潮澎湃



江家妈妈结婚稍晚,有个关系极好的姐姐住在S市。很小的时候,江波涛在姨妈家借住过几个暑假,表姐大他好几岁,补课回来常给他带炸盐酥鸡和珍珠奶茶,跟自己妈妈说:“他好精啊!吃盐酥鸡还要给我留一半,是不是怕我明天不给他买啊?”


姨妈过来摸两个小孩的头,笑纹一道一道儿:“就你话多!阿拉涛涛想吃什么都有的,哦?”


表姐到家才五点,江波涛老老实实趴在桌边看她做数学题,小声嘀咕:“姐你拿笔姿势不对”,被他姐轻轻一个毛栗子敲在头上,吐着舌头装晕倒。他和这个姐姐...

1 / 8

© 半履辞行 | Powered by LOFTER